走后门作老师

老师小说
2017-05-31 20:35:59
走后门作老师,51. 不问的人10. 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身体。——洛克永远和愚昧在一起。走后门作老师:曾亮声快要中师毕业了。当小学教师的父亲死得早,母亲木兰一心一意想把儿子留在身边,三番五次地去找市教委陈主任。陈主任是她娘家的远房表弟,一向对人和善也很认亲,问清曾亮声的情况,觉得条件也是摆得上桌面,就满口答应帮忙。
  谁知不巧的是,今年在毕业实习安排上出现了难题。60名应届毕业生按5人一组分赴12所乡村小学实习。其中之一的香枫村小学离市区最远最偏,也是最穷最苦的山区,毕业生们都不愿意去。教务部王部长汇报到了市教委。
  市教委陈主任说,“毕业班学生中有党员吗?”
  王部长说,“有三个是预备的,是按照市委组织部在毕业班中发展党员的指示新近发展的。”陈主任一听,说就那三个预备党员去。
  王部长挠着头说,“也有难度,这三个预备党员,一个是市委组织部长的外甥女,一个是市人事局长的姨侄女,又是女生委培生,不好硬派。”
  “还有一个呢?”
  王部长瞪大眼睛看着陈主任,“另一个叫曾亮声,他母亲到学校找过我,说跟你是亲戚。”
  陈主任大手一挥,“亲戚归亲戚,实习归实习,就派那个曾亮声去。”王部长一头雾水,觉得眼前的陈主任一下子高大了起来,毕竟是领导,讲原则,觉悟高。
  ***    ***    ***    ***
  这一个消息对于木兰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放下电话就独自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心想孤儿寡母的少人牵挂,这一哭心窝里就一阵的疼。
  “嘭嘭嘭”的一阵敲门声,她知道不是儿子,他有钥匙的。打开门,原来是陈主任,正笑嘻嘻地站在面前,手里大袋小袋的。
  “也不请我进去?”边说着就挤进门来,把那些东西放在桌子上,双手拍了拍,就径自坐了下来。
  木兰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在饮水机上拧了杯水放在陈主任面前,自己坐在餐椅上不言不语。陈主任笑了笑,“表姐可能是误会了,你不知道我的苦衷呀。”
  木兰斜乜着他,恨声说道:“你官老爷一个,有什么苦衷?说话不算话的家伙!”虽近中年,早寡的木兰仍是清秀可人,白皙的脸庞上有着些许愠色,红晕染颊另有一番动人之处。
  陈主任心下大叹,毕竟是家乡的水土养人,不用搽什么香呀油的,雪白的肌肤也胜过城里的那些庸脂俗粉。他笑嘻嘻地坐到了木兰旁边的椅子上,“表姐不用生气嘛,你是不了解我的用意呀,错怪我了。”
  木兰睁大眼睛,“你有什么用意?小鸡子肚肠的。”突然见陈主任眼睛里放着怪异的光芒,赤裸裸的灼热,脸上不禁一红,稍稍低下了头。
  陈主任叹息了一声,“唉,这世道,就是好人难做呀……”
  木兰“呸”了一声,说:“倒是你对了,我错了不是,明明说好了的,你还变卦?”
  陈主任突然抓紧了她的小手,“其实我早就考虑好了,我就是要让表侄到别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实习完毕研究工作分配时我就好说话,以表现好能吃苦为理由把亮声留在市区,这不是很好嘛,也免得人家闲话不是。”
  木兰一听,顿时心花怒放,“也亏得你了,敢情这样好。”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他握得紧,心想也难为他了,自己这样错怪他,就不再挣了。
  “表姐,你想要怎么感谢我呢?”
  陈主任用手指挠搔着她的手心,只是盯着木兰那高挺的胸部,“要知道这一次可是有很多人来找我要留在市区,可是名额有限……”
  木兰避开他火辣辣的双眼,“我知道,也挺难为你的,这次要你帮这样大的忙。可你也清楚家里的情况,我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
  陈主任突然站起来抱住她,低下头要吻她的嘴唇,木兰把头一闪,却吻在她的脸颊上。
  “好表姐,你真是长得太美了,你就成全我吧。你也知道我家里的那只母老虎管我管得紧……”
  “啊,不,别这样……阿声过一会儿就要回来了……啊,不……”木兰被他按在餐桌上,用力扭摆着身躯,只是她娇躯无力,感觉到那只粗糙的手正自上而下的磨励着自己细腻的肌肤,而亵裤也被扒拉了下来。
  “嗯……”木兰竭力想躲开他那来袭的嘴唇,只是头发被他扯拉着,动弹不得,很快他的阔大的嘴已经覆盖在她娇软的嘴上,长舌奔突,想要撬开她紧闭的牙关。木兰左闪右避,渐渐感到浑身无力,她一个弱小女子毕竟当不住陈主任虎狼之躯,只觉得阴牝沁凉,陈主任的手磨搓着她肥突的阴阜,原本整齐柔顺的阴毛被他弄得狼藉不堪。
  “亲亲表姐,你真是好滑哟,啧啧啧…”陈主任掏出了他那根黝黑硕大的阳物,抖了数下,就要往木兰的阴牝内凑,只是她一直挣扎,数度得其门而不入。
  “不,别这样……陈主任,求求你了,我不能……”木兰原本挽成鹅髻的长发在拉扯中散落下来,如瀑般流泻出诱人的光辉。
  “亲亲,只要一次,只要一次,今后我一定好好地提拔阿声,真的!”陈主任欲火难耐,强行扯开她双股,就势一冲,突破了关隘,猛地插入了她的要津。
  木兰娇呼一声,“啊,不要啊,我……我疼……”她似拒还迎的阴壁早已吞没了陈主任的巨大,幽深的河谷岂能容纳不了一颗孤零零的苍松?自己也就只剩下这个还算有些诱惑的工具可供人利用了,为了儿子的将来,什么都可以付出,何况这区区天然一个牝器。
  坚实的红檀木餐桌发出吱吱的乱响,又有瓷盘子坠毁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间杂着陈主任粗鲁的喘息和木兰时断时续的呻吟。
  “好表姐,你这宝贝咪咪肯定很久没接触到男人了,这般的紧密,实在难得呀。”陈主任在穿插中得到了久未获得的快感,如获至宝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禁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而这时,木兰的呻吟声也在逐渐加大,鼻息加重,陈主任忍不住噙住了她的樱唇,所谓吹气如兰,就是如此。慢慢地,陈主任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就是自己的阳物好似被裹夹进了一个无底深洞中,呼咂着,紧紧地箍住了他阳茎的肉壁。
  陈主任大叫一声,身子颤抖着好象打摆子似的,然后又长长的吸了数下,面孔痉挛地瘫倒在木兰的身上。
  “你快点把衣服穿起来,阿声就要回来了。”木兰有些惊恐地推了一下陈主任,她能够清楚感觉到儿子回家的脚步。说着三下两下已是把自己的衣服套了起来。
  陈主任嗯哼一声,把褪下的裤子套上,吹着口哨,得意地坐在沙发上。其实在他心中,这般出力的帮木兰除了想得到她的肉体外,还有一层原因。当今社会风气极坏,市里一些权贵人物利用权力瓜分了市师的委培名额,把自家的亲戚子女塞进市师作为安排就业的黄金通道。毕业分配又瓜分名额有限的市区指标,然后过不了几年就又以各种借口调离教学岗位塞进党政机关去当干部。
  陈主任虽然好色,于这种现象却也看不惯,便想在毕业分配的问题上做点文章。他要让市里的那些权贵人物看一看,他教委主任把自己的亲戚派到最远最苦的地方去实习。如果表侄曾亮声能在实习中表现好,他就能理直气壮地讲原则,把曾亮声留在市区,做点模样给人家看,他市教委也不是软柿子那么好捏的。
  当然,这些话陈主任不会对别人说,等曾亮声回来后,就只是说要他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勉励他要好好表现,这样他就能在毕业后分配在市区最好的小学。
  ***    ***    ***    ***
  曾亮声心里有了底,便也痛痛快快独自一人去了香枫村。由市里到香枫村需要乘八十华里客车到乡政府所在地,然后徒步攀登三十里山路才能抵达目的地。
  那天,曾亮声在乡里下车走出车站,见站前空地上摆一处地摊,堆放着一摞摞大小不等的深红色砧板,砧板下压着一方纸片,纸片上写着两行字:枫香地,枫木乡;枫香砧板枫木香。
  守摊的是位50岁左右的山民,皮肤黝黑,长相憨厚。曾亮声见摊主卖的是枫香地砧板,就上前问路。摊主得知曾亮声是市师派来的实习教师,连忙握住他的双手,嘴里直说欢迎欢迎,我这就收家伙陪你进山去。摊主将曾亮声按到一棵树荫里坐下,便抢着把地摊上的砧板归拢好搬进车站,跟站长打了招呼,夺过曾亮声的行李往肩上一扛。
  曾亮声连句感谢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就被他拉着往山口走去。
  在蛇行而上的山路上两人说说讲讲。曾亮声这才知道,这位摆摊的摊主竟是香枫村小学的民办教师方守贤。
  方守贤干民办已经25个年头了。当他36岁时,县未改市时举办过一次民办转公办的考试,却规定报考年龄在35岁以内。等到他41岁了,报考年龄倒是放宽到了40岁,方守贤终又因一岁之差不能报考。对此方守贤也只能苦笑着说都是命运使然!
  曾亮声极为同情他的遭遇,便问说:“民师生活很苦,你摆摊卖砧板是在搞第二职业吧?”
  方守贤摇着头说,“我们乡下不比城里,还搞啥子第二职业,我卖砧板也是为了学校。”
  方守贤说,山里孩子上学路远难跑,学生中午放学不能回家都在学校搭伙,每日带来粮食咸菜都是他帮助烧煮。他还兼干打铃扫地挑水等杂务活,村里老年人都叫我老校工,这说明我的工作人家都看在眼里,这心里就高兴,心里高兴了就少生些烦恼,转不转公办也就不去想他了。
  “方老师,你家是在香枫村吗?”
  “我家在山外,老伴长年有病,大女儿前年嫁到山后的五里屯,小女儿上学读到高二,去年物价猛涨学杂费增加一倍,小女儿见我太困难,就退学回家种田了。我就常年住在学校,正好夜晚守守校。”
  “你们学校有几位老师?”
  “还有校教务处王部长,她虽是公办的,也强不了我多少。乡财政常常拖欠教师工资,她还有一个儿子念初中一个女儿念小学,老伴早逝,也挺难为她一个妇道人家。你说苦不苦?”
  “是苦,是苦。”曾亮声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校教务处王部长是女人。“方老师,你还要替学校下海经商卖砧板吗?”
  “嘿嘿,下什么海,这事说来也很苦口。香枫村田地收入少,一些穷户不让子女上学,每学期总要登门磨嘴皮。勉强磨来了又交不齐学杂费书本费。学费还好说,交不起就欠着。大不了老师上课粉笔自备,灯油费老师自己开支。但书本费就难了,垫不起。教务处王部长情急无奈就打枫香树的主意了。用这枫树做砧板,有天然香味,杀菌力又强,最合卫生。”
  山路越来越陡。曾亮声的脚下也越来越沉,心里也不禁泛起苦来,“怪不得我们班上同学都不想到这里来,果真太苦了。”
  方守贤点了点头,“世事也怪,香枫村虽然很穷苦,但每一个到过这儿的人都无不称赞这儿的景色。满山遍野的枫香树,夏天绿得流油,秋天红得醉人。还有一种叮当鸟,一天到晚飞来跳去的专吃枫树上的小虫子,鸣叫声就像我上下课的摇铃声一样叮叮当当好听。”
  ***    ***    ***    ***
  大枫树的枝桠上缀满了鸭掌状的绿嫩叶子,在春天的晨风中把温暖的阳光抖落到窗口上,斑斑斓斓闪闪耀耀。树梢上的几只从远古时代就栖息在这方土地上的叮当鸟以它们亘古不变的啼鸣将那蛮荒古朴的欢快灌进睡梦中的曾亮声的耳朵里。
  被鸟声唤醒的曾亮声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教的唐诗名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此时,他静静躺在方守贤为他临时搭起的枫板床上,脑海里浮想联翩,想着这世界如果没有大树鸟儿,不知少却多少情趣,也更谈不上什么诗的意境了。
  他和母亲生活在城里的那个家,是在一条狭窄阴暗的小巷里。巷道两侧是陈旧乌黑的砖墙和一户户黑寂寂的门洞,树啊鸟啊跟这条小巷的住户们是绝对无缘的,一年四季连鸟影树影也看不见。当然,也就没有人能窥见小巷深处的种种滋生的阴暗。


  父亲去世的那一年,曾亮声刚好十四岁。他记得很清楚,父亲临死前神智清醒,躺在床上找他要了一张白纸一支铅笔,颤抖着枯干的手指在白纸上写了两行字:
  宁存淡泊心
  不可媚尘俗
  父亲生怕他不理解,又使尽最后一点气力说,做人要有骨气,活要活得有价值。当时,曾亮声跪在地上,向他的父亲发誓,永远不会忘了父亲的遗嘱。
  那一天,老家来了好多人,祖父和大伯都来了。祖父撕心裂肺的哭喊使曾亮声感到了亲情与血脉的紧密相连,那种不舍和痛楚是旁人难以感受的,特别是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刻。
  送丧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祖父因为过于伤心,心神交瘁下竟昏倒了。大伯原本想当天就赶回去的,也只好留下来照料他。房间不够,母亲木兰让曾亮声把房子给祖父养病,然后在自己房里用板凳支了张床给他睡。
  那晚,夜色黯淡,下起了零星小雨。曾亮声从自己房里搬出一些课本到父亲的书桌上,过几天就要半期考,他想,准备充足一点,好歹要考出个名堂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木兰从厨房里打了些热水,“阿声,你也洗一洗吧,今天也够累的了。”她的声音干涩,喉音略显沙哑,少了平日的几分明快,多了几分的疲惫。
  “妈,你先洗吧。我看一下书,过会儿我到厨房洗就好了。”曾亮声抬眼看了下木兰,原本流丽轻灵的眼睛失去了生气,脸部的轮廓在昏黄的灯光下模糊一片。聪明的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成为了一个寡妇。
  “唉!你别转身哟,妈要洗澡。”木兰关上房门。失去丈夫的阴影在她的眼里迅速扩散,虽然有灯光,屋子仍像是阴暗的。眼前,儿子稍显削瘦的身子恍若丈夫初恋时的背影,真实而有希望,这或许是我最后的慰藉吧,她想。
  身上的丧服早已褪下,但躯体并没有得到放松,她仍感觉到胸中的紧迫和压抑,泪早已哭干,可生活还得继续。
  木兰是美的。纤瘦的肉体在夜的灯下朦胧若水,披着一层轻纱般的雾。她转过身,尽管儿子是背对她的,她仍感到有些羞涩和拘谨。
  屁股像两颗浑圆的皮球,在拼挤下,呈现两个膨胀的半圆,并且微微上翘,就像胸部的乳房一样耸立,饱满的形状寥落着一些萎顿和倦怠。
  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下身那丛乌黑的阴毛,整齐纤细,莽莽苍苍地生长在洁白的阴阜上。中指在瓣开的褶皱处撩拨数下,快意连连,她竟感到了掌心的火焰在燃烧着枯黄的阴牝,她急忙握指成拳,羞愧地想,怎么这般不要脸,在自己的儿子身边?
  她抬眼,儿子正坐在平日里他父亲常坐的那张老椅子上,认真的複习功课,嘴里喃喃地念着。她感到欣慰,这是她最后的依靠了!
  曾亮声喃喃地咒骂着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行!镜子中的母亲柔美清丽,澄澈如水,皎洁若月,就连蹲下的姿式也是如此的优美谐和。木兰正蹲在脸盆上,用手掬着水往阴牝上浇,轻轻地用手指浇洗着半开的肉片,殷红洁白,就像田间莲荷的花瓣。
  曾亮声的下体膨胀了,雄性的激素刺激着他的刚强,他想像母亲雪白的玉手握着自己的阳茎,幸福而温馨。桌子上的《桃花源记》生动地告诉他,什么是夹岸的桃花落英缤纷,自己什么时候成为武陵渔人,步入那桃源深处?
  木兰站了起来,毛巾在脸盆里淘洗数下,拧干了,然后细细地在身上擦拭。她并没有察觉出儿子的异样,支开着大腿,用毛巾搓揉着阴牝,然后沿着大腿向腿弯里擦。就在她弯腰时,曾亮声猛然转过头来,看见了母亲的臀部中间,那夹杂毛发的阴牝,细细长长,像幽深的隧道,又像狭长的小巷,窄且有味。
  他的头就要炸了似的,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欢愉,凄凉,幸福,亦或是痛苦。欲望像山洪爆发,川流不息地在体内奔涌。他回过头来,镜子中的母亲弥漫着恬静之美,神态优雅静穆,是一幅美丽的图腾。
  木兰的坚强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丈夫的离去并没有人们所料想的那样将她击垮。甚至于在丧礼上,她也没有在人前放肆地嚎啕过,然而,也没有任何人怀疑过她与丈夫的情感。
  伤心是难免的。但木兰还是迅速地接受了这样残酷的现实,或许自己将孤单而凄凉地度过人生漫长而寂寞的四季,虽然有一个儿子相伴,但总归,也仅仅是个儿子。
  她抬眼望着木格窗外的天,像年久褪色的水墨画,蒙蒙的雨幕里隐藏着多少不可知的未来?她的心底不免生了些怯意,这人生的道路呀……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妈,你怎么了?”曾亮声听见了母亲的叹息,还有毛巾掉落脸盆时水花激溅的声音,他真想回过头来。
  “哦,没……没什么……你,你读书吧。我过去看看你爷爷。”木兰恍过神来,粉壁剥落的墙上挂着丈夫的黑色镜框,戴着眼镜的他目光慈祥,充满怜意地看着木兰窈窕白皙的胴体。最后,在穿好裤子后,她慢慢地在乳罩外套上一件灰色短袖衬衫,掩盖了她翘挺的双峰。
  曾亮声注意到,镜子中的母亲穿着的底裤是碎花系带的,宽敞松驰,是白天他从屋后晾衣架上收回来的那条。他想,晚上母亲可能就要穿这条内裤睡觉吧,顿时肾上腺急剧分泌,一股浓冽的快意从下体勃发,呈沛然之势。
  ***    ***    ***    ***
  “爸,要不明天我先回家。你这病也不是三天两天就会好的,我放心不下家里头。”大伯帮父亲穿好衣服,顺手把脸盆水往窗外一泼,见木兰正好推开厨房的门,走了出来。
  “也好,根旺。最近咱们村里也不太平静,你夜里没睡得太死了。”
  “嗯。我明儿就回去,爸,你休息吧。”大伯点点头,把一堆换洗衣服拿在手上,顺手关上房门,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从厨房到房间里必然要经过一条短且窄的巷道,灯泡坏了,在下雨的夜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木兰手里拿着丈夫生前所穿的衣服,心想,大伯跟丈夫身材相当,也凑合着能穿。
  走到半途,猛然撞到一个人,丰满的胸部正好被碰了个正着,她痛得不禁唉呀一声,叫了出来。“谁?是谁?”
  “是我,木兰。”听声音好熟,正是大伯曾根旺。
  “啊,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根旺哥。”木兰长长地吁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胸脯,刚才她确实吓了一跳,只是巷道幽黑,根旺看不见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根旺有点恍惚,适才虽然只是凑巧,然而留给他的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没,没什么。我,我正要拿衣服给根旺哥换着穿呢,也不知道合身不?”丈夫个子与大伯相当,只是稍瘦,不及大伯强壮。刚才那一撞,给她的感觉只是有点痛,倒也没有觉着什么。要知木兰禀性虽非刚烈,教育程度也不高,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
  “我正要跟你说呢,我明儿要先回家了,地里的活还没干完,我怕秀芹和妈累着了。”根旺在黑暗中嗅到了一阵阵芝兰花般的香味,想来是从木兰身上传来的,他的心底起了些微的变化。
  他原本性欲旺盛,每天都要和自家婆姨来上几回,自昨天至此,下体的阳具已是几度膨胀几度消褪了。
  “老家还是种党参吗?最近销路怎么样?”木兰想起以前跟随父亲种植党参的日子,每到漫长而寒冷的秋天到来的时候,她就和父亲整天在高坡上的田地中挖党参。
  秋深的日子,高原上的阳光越来越阴冷,空气也变得越来越干燥,土地也开始有些结冻,父亲每一锸下去都要费好大的力气。邻居曾家每次都会叫上他的大儿子根旺前来帮忙,而自己就停下来,跟在根旺的后面,站在潮湿的泥土中,一根一根地拣拾着党参,整双脚都被冻得麻木了。
  父亲是鳏夫,独自一个拉扯着木兰长大,生活自然比别的人家艰苦。
  每次从田地里回到家中,父亲总要用他的那双大手为木兰揉脚,让血气重新贯通和流动。
  月色的树影下,透过破旧残败的木格窗,亲情在她的心中汩汩流淌着。父亲粗糙的双手揉搓在脚心时,总会让她感到痒痒酥酥的,身心的疲惫在此时此刻随着父亲的按摩渐渐退隐。
  或许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吧,木兰渐渐长大,直到有一天,她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曾家提出了,让木兰许给他家当媳妇,而田地里面活就全让曾家包了。父亲冥思苦想了几天几夜,终于在某一天的凌晨叫醒了她。
  木兰永远记得十八岁的那一天,阳光明亮洁净,在窗外的灌木丛间投下了黑白分明的剪影,茂密的冬青树散发着浓烈的芬芳。父亲正痴痴地看着自己,目光中凝注着无限的爱恋和不舍。她惊讶地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父亲问她,愿不愿意嫁人,离开这个家?自己在惊愕之下,猛烈地摇头,说今生今世绝不离开父亲。
  父亲有些感伤,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的无奈,残酷无比的劳动早已蚕食了父亲的健康,他已经无力再经营自己的那一坯田地了。在与贫瘠的搏斗中,父亲过早地苍老,陈年的隐疾苦苦地折磨着他。木兰哭了。
  终于在一场好象游戏一般的抽签里,曾家老二抽中了木兰,也就是曾根茂,她现在死去的丈夫。
  巷道黑暗而无声。木兰听到了根旺剧烈起伏的喘息声,接着根旺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双大手跟自己的父亲一样,粗糙、皲裂,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手,熟悉而又陌生。“要不是抽错了签,木兰,你是我的。”根旺的声音干渴颤抖,抖若风中的柳絮。
  “不,不要。根旺哥,别这样,这样对不起秀芹,也对不起死去的根茂。”木兰努力挣脱了他的掌握,小手感到有点疼痛,刚才他握得好紧。“别提那个死婆娘。木兰,秀芹她哪有你这般漂亮。”根旺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抱住了木兰,嘴巴前拱,试着要亲吻她的脸和嘴唇。
  木兰把脸往后撤,两手支在当中,抵挡着他的下一步动作,“不要这样,别吵醒了阿爸。”素来内向羞涩的木兰有些生气,却也有些害怕。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样的丑事要是传出去了,她也别想活了,她宁死也不要在流言蜚语当中苟且偷生。
  “不要管那个老家夥!”根旺粗鲁地打断她,一只手却滑溜地伸进了木兰的衣服里,“木兰,你的牝儿好热哟……”他的语气在此时又显得温柔体贴了,呼吸急促中带着焦急和难耐。
  “你,你……你别这样,要做死了!”木兰又气又难过。丈夫刚刚去世,自家兄弟就这般无耻下作,叫她以后怎么过日子?她提起右腿,狠狠地往根旺的下身一捣。只听见根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叫,带着野兽中伏的绝望哀嚎,萎顿在地上,身子像虾米一般蜷缩成一团。
  这一声叫喊沉闷痛苦,虽不甚亮,但清夜里传来,仍是显得清晰异常。曾亮声在她母亲房间里听到了,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顺手拉开房门。母亲木兰从巷道暗处匆匆走来,步履有些踉跄,神色慌乱,见曾亮声站在门口,忙伸手收敛了些,并整理了下衣服,“哦,阿声,你怎么出来了?洗澡了吗?”
  “妈,怎么了?我刚才听见了谁在叫喊?”曾亮声伸长了脖子,试图看见什么,只是巷道幽暗,却也没什么动静。
  “嗯,没事。你不用担心,快快洗澡吧。我去打些水给你。”木兰顾左右而言他,不想让儿子多想,急匆匆的赶他去洗澡。
  曾亮声见母亲姿容出色,娇羞中带着酡红,不禁心中一荡,心想,母亲真是生得好看,比电影里的那些明星一些儿也不差。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硬盘惹的祸
05-31 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_色吧图片偷拍视频_亚洲,图片偷拍图片区_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
走后门作老师
05-31 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_色吧图片偷拍视频_亚洲,图片偷拍图片区_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
淫荡的母老虎
05-31 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_色吧图片偷拍视频_亚洲,图片偷拍图片区_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
15岁的师生恋
05-31 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_色吧图片偷拍视频_亚洲,图片偷拍图片区_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
白老师的官司
05-31 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_色吧图片偷拍视频_亚洲,图片偷拍图片区_欧美图片偷拍图片区